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帮着老公玩大胸
帮着老公玩大胸
「老公,要唷…」  相识六年,结婚六年,两个人的关系刚好绕了一圈,床事上的激情早不复当天,只是恩爱程度自觉仍没有改变。  人说十个男人九个鬼混,那我算是运气好的吧?丈夫是个颇为正直的男人,手机里从来没有其他女生的电话号码,家里财政大权也给我管理,应该没有机会出外偷吃的空间。  我叫小美,今年二十五岁。作为一个现代女性,自问条件不差,样貌中上,性格温柔,爱做家务,巧手小菜更是强项。  如果硬要说缺点,就是身材平均了一点,好啦是平了一点,A 杯。  对此我是从来没有自卑,平胸一族比比皆是,何况虽然是平,但亦不是完全没有。女人不一定大才好,敏感更重要。  我的丈夫对此亦从来不说什麽,反正认识时已经知我平胸,是验明正身才明媒正娶的,也没退货罗。  只是虽然他没说什麽,但男人啊,还是喜欢脯乳类动物的。那阵子给我找到他收藏的情色影片,全都是什麽巨乳人妻,大奶少妇系的。  乳房控娶了平胸女,是命运还是宿敌?不知道,总之就要接受,而且你那儿也不是特别利害啊,大家彼此彼此罢了。  有时候调情时一些看情色片,我也会试探性的问:「老公,这个女生的波波好大哦。」  老公总会摇头说:「我才不喜欢大。」  骗鬼,不喜欢你又买回来看?别告诉我你是看上男主角的那儿。  不过我知道他这样说也是为了安抚我,好啦,就不跟你计较。  无聊时也会想,如果自己的胸脯大一点丈夫是否会更高兴,女人啊,谁不想摇奶?但A 杯摇个屁啊。所以那一阵子也会留意一些丰胸产品,甚至去美容学校问过,不就骗人不就贵。  隆胸是绝不会想的,才不会因为讨好别人而伤害身体,而且听说有副作用的,假的真不了,我想老公宁愿要个平胸老婆,也不会想要假奶妻子。  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我也只能接受天赋本钱,当一个胸襟广阔的美女。  只是朋友中,总有一些是碍眼的,例如这个小静,明明是小家碧玉的名字,却是个D 杯。  好朋友我不想跟她计较,但一起去街,那对东西老叫人十分不爽,特别是买衣服的时候。女生都爱一起挑内衣,但我从不跟小静一起买,是从不!  这天到我家闲聊,她就提起妇科检查的事。  「怎麽医院检查乳房居然是男医生?」小静埋怨说。  『你根本是去表演吧?骚货!』喝着柠檬水的我心想,但口里仍是大方得体:「公立医院不可以挑医生性别,下次去找私家医生吧。」  「如果事前知道一定不去,那天羞死了。」小静红着脸说。  我以朋友的安慰道:「医生都很专业啦,每天给那麽多病人看,可不会意识什麽。」  小静大叫:「人家可不是专业呢。」  看,说了,你意思是被医生看得兴奋了?有没流水?都说你是骚货。  我再喝一口酸溜溜的柠檬水。  「下星期还要去覆诊呢。」小静装着苦恼的说。  我明白的,十五岁的女生害怕被人看到胸部,二十岁的女生爱被男友看到胸部,二十五岁的女生爱被随便一个男人看到胸部。  当然大前提是:你要有胸部。  小静是我的好朋友,但每次提及她有而我没有的东西,我便十分不愉快,女人无论感情多好,还是爱比较的动物。  读书时跟女同学们玩得疯时,也有摸过其他发育较早的女生胸脯,当时的感觉是好舒服,十分期待什麽时候轮到自己也发育,拥有这骄人的女性象徵。  然后上帝告诉你,人不是平等的,有些东西不是每个人都分配得到。  我敬爱主,但无可否认对牠的不公平是颇有微言。  成年后我没有触摸过其他女生的胸脯,看着眼前小静的一对,突然有种想摸摸的冲动。  女生要摸同性的乳房不是难事,说说检查胸部硬块的方法,一般都会给你摸了,特别大奶的对此就更是慷慨。  摸了,真的很软,令人不会怀疑生育后肯定是不缺奶汁,再看看自己的,我决定要给日后的宝宝买最好的奶粉。  这样好摸的乳房不要说男人,就是女人也觉得舒服,我有种亏欠了老公的内疚。  这样正直的一个人,大概一生也只能在情色片中幻想摸大奶时的感觉吧?  女人天生的母性本能,令我觉得丈夫有点可怜。  虽然重申一遍,他的那儿也绝对谈不上是「上品」。  突然有点荒谬的想法,如果今年生日给他来点特别的礼物,例如是给他达成一次愿望,尝尝那两团肉的滋味。  当然我也不是大量到任他胡来,是在自己的监视下,给他一点福利。  目标不用说是我这喝着冻奶茶的好朋友,已经那麽大了还吸收奶分,人心不足蛇吞象耶。  我没有直接跟小静说出这个有点奇怪的想法,我并不介意这位已经认识十五年的好朋友以一种怎样的眼光看我,但实在受不了她那「呵,因为自己没有,所以来求我麽?」的嘴角微翘的表情。即使多麽善良的女孩子,在触及身体优点就会不自觉地流露这表情,我理解这当中没有恶意,但同样令人难以忍受。  我的想法是,在不经意间让老公摸到,神不知鬼不觉的,给他送上这惊喜的礼物。  《老公的生日礼物》中  作为一个好老婆,我知道将要做的事也许有点超过,甚至可以用变态来形容,但在所爱的人面前,我是不介意被世人误会,只要他有个快乐的生辰,一点点的越轨我是可以接受。  「小静,我老公快到生日,想给他亲手做蛋糕,你教我好吗?」继续喝着饮料的时候,我顺口溜到丈夫生日的话题上。  「那麽有心?他一定很感动,没问题,我教你!」我厨艺不错,但做蛋糕是门外汉,好朋友想也不想便答应。  「谢谢你,小静。」虽然明知道她一定不会拒绝,我还是十分高兴,女生始终是友谊万岁唷。  「那做奶油蛋糕好吗?小美。」小静欢喜的提议道,我心想不用什麽也跟奶拉上关系好不好?  说回小静,我这位闺密从小学认识,称得上是情同姐妹,而她那一双导弹,亦是在我一天一天的见证下茁壮成长。中学时还经常哭着向我诉苦,说被男同学调戏为乳牛,我总挺身替她出头和安慰她,今天就轮到我哭啦。  论样貌小静跟我不相伯仲,皮肤还比我白一点,但人比较蠢,就只赢我一对胸脯罗,当然我明白这一点对很多男人来说,已经是足以致命的了。  至于男朋友嘛,这样一个条件优秀的女孩自然不会没男人,还要是国际交往的意大利人。这个洋鬼子会吃啊,巨乳东方美女可不容易找,我想这可以称为「攫夺国家财产」的罪名吧?  洋鬼子是个时装设计师,经常周游列国,一年也没一个月留在这边。哼,以为有才华女友就一定不会跑麽?放只乳牛在家里,早晚给人偷喝牛奶哩。  那小美你的老公又是什麽工作?问来干麽啊,不就普通文员一个,平凡是福嘛,肤浅得你唷。  虽然就如大部份色狼说的,摸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,而我亦相信小静是不介意把她那自豪工具拿来分享,但作为一个良善女子,我的内心还是有一种愧疚,所以决定给我这位好朋友一点好处,以当作是给我老公福利的「报酬」。  「小美你真的把这个钱包送给我?」小静接下我那心爱的限量版吉蒂猫钱包又惊又喜,那是去年和老公去日本旅行时买的,小静第一眼看到便爱上了,老叫我转让给她我也不肯,今天说送,自然喜出望外。  「别客气,就当预先多谢你的奶…油蛋糕罗。」我装着没所谓,其实心痛得要命,吉蒂猫啊吉蒂猫,为了老公只有出卖你了,我这位朋友心肠蛮好的,我想她会好好珍惜你,祝你以后生活愉快啦。  这个年纪还爱卡通猫,你俩还真是长不大。好了好了,我知道只有我没大,不用经常提点我。  「那我明天去你家学的。」家里没做蛋糕的焗炉,相约好明天到小静家拜师学艺。送走好友后到街市买点菜和肉,老公便下班回家了。  「老婆,看我带了什麽回来。」丈夫故作神秘的笑说,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我忙过不停,但看到那一套的史劳比,作为动物控的我还是情不自禁起叫了出来:「哗!一整套,你怎样弄齐的,吃了很多顿快餐吗?」  「对,一个月午餐都是汉堡饱,想给你惊喜所以一直瞒着。」那是快餐店送的赠品,都说平凡是福,我自认小女人,很小的事也可以乐上半天。  老公,既然你这样爱我,我也会报答你,给你享受你老婆没有的东西!  然后两天我便乘着下午清闲,去小静家学做蛋糕,天资聪敏的我一学便会,连小静也赞不绝口:「小美你学得好快啊。」  「一点没难度罗。」我超轻松的。  要把一件邪恶的事,以一种不是太邪恶的方法来进行其实并不容易。难度就如一套宣称史上最残忍的恐怖片「大鲨鱼」,原来是在拍喝喜酒吃鱼翅而又不被投诉一样,是一件充满矛盾的事情。但以本姑娘的机灵卓绝,这种小事当然难不到我,一切已经尽在掌握之内,早有计划啦。  首先,我会告诉小静,老公是在十五号的星期一生日(其实生日是十六号,呵呵)。到了晚上七点,就哭哭啼啼的打电话给她,说老公没理我,跟其他朋友去庆祝。  以我跟小静的交情,她是必定会立刻赶来安慰我,这阵子老公的公司工作很忙,每个星期一都要加班到九点。我就装作独个在家里借酒消愁,乘机把小静灌醉!  这女孩子天生易醉,记得她十八岁生日时,同学们为庆祝她成年一定要她喝一杯,没想到酒才刚沾到唇边就醉晕了,害我们以为买错了迷魂药。  到时候我哭过死去活来,小静推辞不了也要跟我喝一杯,然后乘她醉了,就把她抱进睡房,脱光上衣躺在床上,以被子盖好。老公差不多要回来,我就躲进洗手间。  他正奇怪家里没人,看到被单女孩一定以为是我,然后被子一拉。啊,一对大奶!也不理是谁,男性本能很自然地反射性的伸手搓揉。  这时候我看准时间从浴室出来,看到他正搓我朋友的奶,捉奸在床的指控说:「老公,你…你在做什麽?」  「我?我没做什麽?」(大惊,想把手抽开但又不舍得)  「还说没有?我都看到了!你在非礼我朋友的胸?」(质问,一脸伤心)  「我真的没有,我以为是你。」(打震,仍不舍得放手)  「以为?相差这样远会以为?何振华你好啊,居然背着我,不,是当着我面前做出这样的事。」(痛心,失望,难过,七情上脸)  「是误会,真是误会。」(百词莫辩,硬生生吃下死猫)  「还否认,明明人赃并获还说误会!」(落泪,发狂,呼叫)  「小美,你相信我…」(老套的解释,有点闷,下删十万字)  半小时后,和好如初。  「你真的不是故意?」(抹着泪)  「真的不是,你要相信我,情况有点突然,所以才一时…」(拼命辩解)  「好啦,今次就原谅你,不准有下次哦。」(嘟嘴,装可爱)  「当然不会有下次,对了,小美你不是想要那只米老鼠情侣表?不如明天去买?」(做错事后以物质补偿)  「好啊!」(活鱼上钓,大功告成)  嘿嘿,一切都很顺利。  什麽?就一只老鼠手表那麽高兴,都说我家是这种规模啦…  至于老公问我小静为何会裸睡在床,我就可以解释为因为她的男友经常不在身边,她觉得独个无聊心情低落,为了安慰好朋友我俩喝酒聊天,后来小静喝醉了呕吐在自己衣服上,于是我便替她脱衣安置到睡床休息,丈夫回来时刚好在洗手间给她清洗衣服。  太棒了,合情合理,简直是全没破绽呀!  老公,有这样贴心的老婆,很幸福了吧?你摸了大奶,我拿到手表,各取所需,一石二鸟。  米老鼠情侣表,想要很久了耶!  《老公的生日礼物》下  一个完美的计划,在完美的女主角精心策划下得到最完美的成果。这个晚上我心情兴奋,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骄傲,老公看到我无端傻笑,奇怪问道:「老婆你笑什麽?」  「没事,老公你快生日了,我开心之嘛。」我卖萌的倚在丈夫胸前,二十五岁了,现在不卖,日后就没机会啦。  「生日吗?对了,快二十七岁,仍一事无成的。」老公自嘲说,我亲昵地抱着他:「什麽一事无成,娶了个漂亮老婆,不就是其他人想也得不到的吗?」  「也是,小美你是我的最大成就。」老公被我逗得高兴,两口子快快活活。  「做罗?老公。」  「来吧!」  十二年了,没有激情,也有爱情嘛,虽然是有点公式化,但两个人享受不就行了吗?何况我还为丈夫准备了惊喜呢。  「舒服唷…」相拥床上,丈夫亲着我的乳房,胸脯小,可十分敏感的啊,棕色的乳头一亲就完全硬了,像个奶嘴给我这长不大的小宝宝吃奶奶。  「老公啊,你会不会嫌人家的胸…太小…」这不是我第一次问的问题,「当然不会」这个答案亦可预计,只是我今天有备而来,乘机追问:「我今天经过车站时看到丰胸课程的广告,说做运动可以健胸的,你说我要不要参加?」  「那都是骗人的吧?」  「不知道啊,但那店规模很大的,我想不会全假,你也希望老婆的波波大点吧?」我试探性问:「像小静那麽不更好看吗?」  小静身为我的闰中密友,老公自然不会不认识是谁,他咽一口唾液,吞吞吐吐说:「那…那你去看看吧,我没所谓。」  哼,还说没所谓,不是说不爱大的吗?分明就是想起我好朋友那一对豪乳,如果现在小静躺在床,肯定想也不想便扑去玩她的奶了。  看到丈夫因为别个女人的胸脯而露出色相,我忽然一阵怒气涌上心头,甚至有想打消今次给他好处的念头,但始终是一年一度的生日,而最重要是钱包已经送出去了,如果拿不回手表可是亏大本啦,就忍你一次!  「老婆,受不了,给我插好吗?」  「来啊,人家要老公的鸡鸡…啊!好棒!老公,人家受不了啊!」  「铃铃铃铃…」就在鸡鸡才刚插进小妹妹的时候,床头的电话就响起来了,正在办事被打扰,我有点不耐烦的拿起电话看看号码,说曹操曹操到,是小静。  「可能有重要事,我先接电话…」我向老公交代两句,按下收听:「喂,小静吗?怎麽了?嗯嗯…嗯嗯…对呢!哎呀,都完全忘记了,我的记忆力愈来愈差呢,谢谢你哦,明天再约你去拿的,嗯嗯,没打扰,都还没睡,嗯嗯…好啊…哈哈,那电视剧有看啊,我觉得今集男主角不应该说这样的话,很伤人心的嘛,不过剧集就是要煽情才吸引人追看,反正最后跟女主角一起便好啦,还有你有没看新闻报导,居然会有那种事啊,我以为是拍电影才有呢,哈哈,真是无奇不有,吓坏人了…」  说得正高兴的时候,我才发觉老公有点不满的盯着自己,对了!我们正在做爱呢!  「小静对不起,有点小忙要先挂了,没打扰,只是鸡毛小事啦,一点也不重要,先挂罗,那明天电话联络的…拜拜,亲一个,好骚啊你…哈哈,人家才没你风骚…呀!真的要挂了,拜拜啦,再见,我的小老婆。」  终于挂线后,我向老公作了个抱歉的表情,说今天忘了东西在小静家,他语带讥讽说:「原来跟老公做爱是鸡毛小事吗?」  惨了,一时口快说了真话,我连忙解释:「当然不是,只是你也知道小静的男友一年到晚在外国,她一个人很寂寞的嘛,给她听到我们恩爱不更触景伤情,所以我要尽量避免刺激她。」  「她很寂寞?小静会吗?我看她个性蛮乐天的。」丈夫有些好奇,我顺口溜着:「当然不是,女人心事你们男人是不了解的了,小静曾跟我说想和男友分手呢,你知道啊,时装设计师围着的都是美女,诱惑很大,又经常不在身边,一点安全感也没有,小静说简直像守生寡一样。」  「小静会说这种话?看不出来啊。」  「女人心海底针,会给你们看出来就不是女人了,不要看她那麽纯的,闷的时候会去泡男生呢,是个小骚货。别说了,人家好痒,想要老公的大鸡鸡。」  「一直都插在里面好不好?」丈夫没好气的提醒我。  「咦?真的耶,听个电话都分心了,我们来专心做,老公,要唷…」  说这麽多,其实也是为那天准备,现在预先给老公暗示小静跟男友感情有问题,那到时候她因为心情低落来我家喝酒便更有说服力了,连随随便便一个电话也可以布局得这样巧妙,小美,你果然是天才耶!  「老公…好棒!你的大鸡鸡好利害!人家受不了!要…要去了哟!老公…老公…小美爱你唷…」  夫妻的床事都是差不多啦,没什麽好描述的。反正都是「啪啪啪,碰焦…」  然后便去洗澡,跟敷个脸膜花的时间没差多少。  然后一星期转眼而过,很快便到了十五号,贴心小美为老公预备的惊喜礼物,就在今天送出去罗!  「终于到了,有点紧张耶。」  虽然说今次的计划是十分完美,万无一失,但作为纯良女生的我是从来没有设计别人的,所以心情还是显得紧张。到了晚上六点半左右,我就拨起小静的电话。  「小美吗?怎样了,老公看到你亲手做的蛋糕很感动吧?」小静柔声笑问,我深呼吸一口气,放声大哭的说:「呜呜……小静,他说今天约了别人庆祝,不回来吃晚饭了。」  「什麽?」  「我知道那是女的,小静,你说怎麽办啊?我老公是不是不要我了?我们会不会离婚?我想死啊…」  「小美你冷静的,你在家吗?我现在立刻过来。」  「我…我在家…」  挂线后,我的良心还真的感到内疚,虽然和预测的一样,但小静对我那麽关心,我却要把她卖了。  但事到如今,后面也没退路,我安慰自己只是摸摸,就当给医生检查,或是施舍给从没吃过肉的乞丐吧!  不消三十分钟,小静便来了,听到门铃,我连忙滴点眼药水,装着哭泣的去开门。  「小美,你没事吗?」  「小静…我…我…」  可是戏还没开始演,跟随小静一起进门的高大男人把我整个呆住了。  「Ciao, tempo che non ci vediamo.」  小静回头跟我说:「我男友才刚下飞机,听见你有事也很紧张,跟我一起来看看有什麽可以帮忙的。」  「HaHa…hello …long time no see…」我傻笑。  《续。老公的生日礼物》上  「实在太过份了!」我这位平日温柔的闰密,因为好朋友丈夫连生日也不回家陪伴妻子而愤愤不平。  我脸无表情,心想你才过份,男朋友回来这麽重要的情报也不告诉我,还说好姐妹了。  完了,辛苦安排的生日礼物泡汤了(虽然根本没做过什麽),小静的男友同场,总不能都灌醉他们吧?听说他是品酒专家,和他一起喝,只怕是我醉给他们推倒啦。  「小美你不用担心,我和米高会支持你的!」  小静的男友全名是米高安哲奴。欧罗。廸卡比奥,闰密爱叫他米高。米高以不咸不淡的中文说着:「这样的男人行不啊,我也看过不眼。」  为了经营与小静的爱情,这洋鬼子特地去学了两年中文,算是有诚意吧,不过老外发音总是听得人家很辛苦。  「算了吧,其实也不是你们说的严重,是我夸张了。」我脑袋猛转,想找个藉口脱身,小静生气说:「哪里不严重?生日跟结婚纪念日对女人来说一样重要,你们结婚才几年,他就跟别的女人去庆祝了,这根本是不把你放在眼内!」  「对,小静生仔我多闲也回来跟她祝庆,而我生仔她也会乘机飞找我一起过渡。」米高插一嘴,我心想你是在说:「对,小静生日我多忙也回来跟她庆祝,而我生日她也会乘飞机找我一起渡过。」吧?洋鬼子的中文真是听死人。  你是国际时装设计师,赚的比我老公多十倍,去火山岛庆祝都可以啦,我只是个贫困文员的漂亮老婆耶。  「反正这事太过份了,一定不可以原谅!」柔弱的小静握起拳头,罕有地显出怒气,看到餐桌上开了瓶的洋酒,吃惊道:「小美你还在喝酒?借酒消愁是最解决不了事情的啊。」  「哈哈…我不是喝…只是放在桌上装饰…」我苦笑,酒是前年丈夫公司新年会时抽中的礼物,我俩都不爱喝一直放着,本来以为今天大派用场,没想到还是用不上。  「骗人,连瓶盖都开封了,你是打算喝的。」小静不相信,忽然又惊醒的拍手:「我明白了,你本来打算开瓶酒来跟他一起烛光晚餐,但结果他令你失望,这种男人真的太可恶了,不可以放过。」  「哈哈…别动气…小静你先冷静下来…」我抹冷汗,心想你的幻想力还真是丰富,米高拿起酒瓶,赞赏说:「是路易十九,好酒啊。」  「你喜欢吗?那送给你拿回家慢慢欣赏,我家不喝酒的。我用袋子给你包好,时间不早了,你们难得相聚,也不打扰你们的宝贵时光。」我打完场兼发出逐客令,小静担心道:「我们回去可以吗?小美你刚才不是很伤心的?」  「我知道有小静你这种好朋友很感动,很开心,什麽烦恼也没有了,男人算什麽,有好姐妹不就够了嘛。」我望望钟,才七点十五分,老公不会这种时间回来,但要知道今天运气很不好,万一真的不幸给他们碰过正着,我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  「但…」小静仍是犹豫,倒是米高识趣,跟女友说:「既然小美这样吃,我们先去吧,始终这是两妇夫的题问,有内人在也许更方便吃。」  你是说「既然小美这样说,我们先走吧,始终这是两夫妇的问题,有外人在也许不方便说。」吧?烦死了,不会再给你翻译。  小静坚持道:「我要替小美好好骂那个负心汉一顿啊,他俩结婚时明明答应我们姐妹会好好照顾小美,怎样才几年就这样子!」  「小静,谢谢你好意,但我想先独个跟老公聊聊,如果有需要的时候才再找你们帮忙。」我努力游说他们快点走,小静说不过我,只有给我一个人冷静的空间:「真的吗?小美你真的可以吗?」  「可以的,谢谢你,我很感动有你这种关心我的朋友,我们友谊万岁!」  「那我们先回去,有事记住打电话给我啊。」  「我会的,酒打包好了,拿回家慢慢品嚐,有个愉快的晚上。」我把酒推到小静手,好同学嘟嘴说:「你明知道我不喝酒,一口就醉的了。」  就是明知道才打算迷魂你,可惜失败了,我继续笑说:「那给米高喝吧,他一定懂得欣赏。」  「这的确是酒好,小美你也试试应该,对了,反正盖瓶封开了,倒一杯你给试试吧?」米高提议说,我摇手道:「不用了,我跟小静一样不喝酒。」  「别这样子,这个道味真的好很,那时候不懂赏欣,现在可能不样一。」  「真的不用了,难得已经包好…」我还在推辞,但米高已经很快地从袋里拿出酒瓶,倒了一小杯给我:「信相我,就一口,心情不好时用来松放好很的。」  「呜…」推也推不了,只有快快喝完让他们走,倒进口中,又苦又辣,味道好过屁!  我没小静那麽不能喝,一口还是受得了,喝完米高问我还要不要?摇手说不,他把酒放回袋中,准备离去。  「有什麽事一定要打给我啊!」  「知道啦,你比我妈妈更长气了。」  「那真的走了,小美你不要哭啊。」  「不会啦,好好共渡二人世界,今天谢谢你们关心了。」  好不容易终于把他们推到门口,我心想终于脱险了,可是世界上的事很多时是好的不来丑的来,就在正要开门送客的时候,门从外面打开了。  「今天不用加班,老婆,看我带了什麽回来?是隐藏版史劳比!」推门而进的丈夫欢喜地提着拿给我的礼物。  我掩着脸,小静和米高则完全是一副「仇人见面,份外眼红」的表情。  「咦?小静和米高也来了吗?欢迎,很久不见。」老公看到我的朋友态度友善,小静冷冷道:「你当然不想见到我们,和情妇风流完,拿一只塑胶玩具就想打发我家小美吗?负心汉!」  「什麽?」  我背过脸来,口中喃喃念着:「你们看不到我…你们看不到我…你们看不到我…」  《续。老公的生日礼物》中  世事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但一个计划出现两个意外,又的确叫人头痛。我现在前有狼后有虎,可以用走投无路来形容。看来只有施展本小姐的惊人转数,化腐朽为神奇了!  无端被骂负心汉,老公莫名其妙,我连忙把他拉一边,在耳边小声说:「老公,小静刚和男友摊牌,情绪有些不稳定,说什麽你都不要理她。」  「但没可能无端骂人嘛。」丈夫不忿道:「而且他们看来感情很好,摊什麽牌的?」  「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刚才几乎要刀了,反正先不要刺激她,详细他们走了慢慢跟你说。」我叮嘱道,老公虽然仍有不甘,但见我神色凝重,也就顺意的点头。  安抚完豺狼,去搞定母虎,我走到小静身边说:「小静,你们先走吧,老公这种时间回来,可能回头是岸,没跟那女人吃饭,男人最要面子,这种时候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把事情告诉了你俩,怕事情会没弯转。」  「但…」小静也是不甘,我哀求说:「求你,我不想离婚,先给我们好好谈谈。」  「好吧,你们慢慢聊,如果那衰人欺负你,立刻打电话给我。」离婚一字吓怕了好友,看到我楚楚可怜的表情,她亦不想害我家破人亡,只有咽下气的先行离开。  成功了!三言两语就把他们拉开,危机化解,小美还真是机灵啊!  「那我们先走了。」小静和米高向我俩道别,我正松口气,没想到米高又折回来,把酒交还给我:「既然你公老来回了,酒还是给留喝你们吧,对了,忘了说快乐生日,好弟兄,好好顾照你的子妻。」  「谁生日了?」老公狐疑问道,这时候站在背后的小静忍不住指责说:「太讨厌了!还在装蒜,今天不就是你的生日!如果你不是那麽没良心,生日也不跟小美庆祝,她会哭着跟我诉苦吗?」  「我今天生日?」  「当然了!是小美说的,这种时候还不认?」  老公转头问我:「小美,是你说我今天生日的吗?」  我搔着头傻笑:「哈哈,可能是我记错了,是我怪错了老公,是我不对。」  「没可能,小美你这麽紧张,还跟我学做蛋糕,怎麽可能是记错?」小静不可思议的说,然后又想起什麽的问我:「小美,蛋糕呢?如果你记错丈夫的生日,蛋糕应该也准备好了吧?」  我满头是汗,老公明天生日,蛋糕当然是明天早上才做呀,我家穷,冰箱是很小的呢。  「还没有做?即是你是故意…骗我们的?」小静不可置信,听到这里,老公也像发现什麽的问我:「等等,那你说小静和米高摊牌,不会也是谎话吧?」  「谁和谁摊牌了!?」一对恩爱情侣大叫。  我很后悔,小学老师总教我们不要说谎,怎麽我都没听他的书。  我面如死灰的叹一口气,明白用一个谎话来盖另一个谎话,最后只有死路一条,坦白求饶,是现在唯一的选择。  「好啦…别猜了,我自首,我把一切都招认就好了。」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 「迷魂我?」  听到我的计划,在坐三人无不露出惊讶之色,我不敢望向闰密,双掌合拜的求大家原谅:「对不起!是我错!我下流!我是女色狼!」  小静不会相信最好的朋友竟然设计自己,登时泪眼汪汪,更动气的是老公:「太荒谬了,小美你在想什麽?小静是你朋友,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她?」  「所以就说我知道错了嘛,只是闹着玩,没恶意的!」我为自己解辩,丈夫仍未释怀:「没有恶意?这种事可以闹着玩的吗?如果她把你脱光给她男友非礼,你又会觉得有趣吗?」  「如果我有这麽大的奶,也不会小器的…」我嘟着嘴说,老公一向是个和平派,少有如此激动,看来他是对我的鲁莽举动十分生气。  另一个感到失望的相信就是小静了,一个那麽关心的朋友原来对自己图谋不轨,换我也会痛心,但没想到她意外地平静,默默的说:「我想,我是理解小美的心情。」  「小静…」  小静对大家说:「前阵子不是有一件案件,一个心理变态妻子为了满足色情狂的丈夫,给他禁锢一名女生作性奴隶的吗?我想小美就是跟她一样吧?」  我的好朋友,我知道我错,但请问可不可以不用心理变态妻子和色情狂丈夫来形容我们?老公是色情狂我不会否认,但我肯定不是心理变态罗。  「女人在爱情面前就是这样傻的了,为了让心爱的人高兴,再没道理的事情也愿意去做,只要他快乐,再大的险也愿意冒。」小静态度温和问我:「对吗?  小美。」  「就、就是这样,我的身材不好,所以希望在老公生日给他一点福利,是别无他意,很天真很纯朴的啊,爱情面前一切都是对的嘛。」难得受害人给我说这样漂亮的解释,我当然不会放过,顺势为自己开脱。  老公听到我做的都是为了自己,态度顿时软化下来:「傻瓜,我愿意娶你,不就是接受你的一切吗?为什麽会介意自己的身材?」  「你娶我是因为我长得漂亮,贤良淑德,聪明跳脱,总之就不会因为我是A 杯。」我嘟着嘴说。  丈夫摸着我的头,真挚的道:「我爱的是小美,无论你是A 杯还是W 杯,我都一样爱你。」  「我也爱你哟,老公。」形势回转,我亦乘机卖乖,并转头跟好友说:「对不起啊,小静。」  闰密摇头说:「没关系,听到你们不是感情出现问题,我是安心了,我不是说过会永远支持你的吗?你和老公那麽恩爱,也替你们高兴。」  「谢谢你,小静…」小静人真的很好唷,我发誓跟你友谊永固。  小静问我:「那小美你要送给丈夫的礼物,还打算送吗?」  「什麽?」  「我是小美你的小老婆,你要把我送给老公当作生日礼物,我是没拒绝的理由啊。」小静微笑说。  我瞪大双眼,居然会答应?跟意大利洋鬼子交往果然不一样,有够豪放的。  小静看了米高一眼,红着脸问:「是不是跟你丈夫睡一晚就可以?」  「睡…睡一晚!?」我几乎呛破喉咙,别开玩笑了,给我老公跟你打一晚排球,以后还会打我的兵兵球吗?  《续。老公的生日礼物》下  听到小静竟然以为我打算让老公跟她睡,我连忙解释说:「别、别误会,只是摸摸胸,没色情的!」  小静松一口气道:「呼,只是这样嘛。」看来被摸胸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,跟握手点头差不多的。  「好吧,那今天就是小美送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可以随便摸。」小静勇敢的站起来,挺出一对大奶,看到那犹如导弹的肉香四射、波涛汹涌,老公顿时也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  他望望我,我作个「上罗!」的表情,你老婆做这麽多就是为了给你摸奶,也就不要辜负我的一番心意,反正摸完给我买手表就可以了!  老公吞一口唾液,D 杯豪乳试问有多少男人能够抵抗?但老婆和别人男友都在现场,当众非礼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。  老公再吞一口唾液,硬生生婉拒邀请:「大家的好意心领了,这种事我还是做不了。」  老公你的脸皮好薄哟,看来距离色狼还有一段很漫长的路呢。  我走到丈夫旁边说:「怎麽了?小静都说好,机会难得啊,不摸白不摸。」  老公满口怨言:「这种情况谁会摸?你当我是色情狂?」  「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色情狂吗?我撕破脸,好不容易替你争取的福利居然不收啊?是不领老婆情麽!你真的不想摸?」我小声问,老公为难的说:「不想是骗人,但不会在这儿吧?」  我望着睡房:「那你们入房间,波波随便摸,但不准做其他!」  老公摇头,一副不舍但又勉强推掉的样子:「拜托,别闹,你们放过我。」  「没胆匪类。」我小骂了一句,回头向小静和米高说:「其实我们在开玩笑的,老公明天才生日,所以今天不用送什麽礼物。」  小静和米高相视了一眼,天真的问道:「那我们明天再来?」  这骚货,看来根本就很想给我老公摸!  结果在没胆老公和傻妻子的情况下,这个晚上什麽事情也没发生,小静和米高离去后我俩如常晚饭,一句话也没有说过。  各自洗澡上床后,我才担心的问:「老公还在生气吗?」  丈夫叹口气说:「你做的事是有点荒唐,但也总算是为我,就算了吧。」  「谢谢老公!」我亲昵的抱着他,老公甜甜的说:「女人对这方面最小器,难得老婆这麽大量,我很感动才对,但你们不都很介意丈夫跟别人的吗?怎麽你还亲自安排福利给我?」  我翻开睡衣,露出小小的胸脯:「那人家真的没有嘛,你们男人说不喜欢女人波波是骗人的,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自己大一点那多好,但改变不了也没法子啊,给你摸摸别人,算是一点补偿吧。」  老公伸手摸着我的小奶说:「奶子不是一切,你的其他优点不是已经盖过了这个吗?哪用补偿的?」  「但你真的不想摸小静吗?我以前摸过,真的很弹手,软绵绵的舒服得很,所以才会想给你试试。」我绘声绘影地形容闰密的乳房,老公听了猛吞口水,小鸡鸡挺过老高,男人始终就是爱奶妈啊。  「真的有那麽棒吗?」老公问我,我点头说:「真啦,我想你们男人对这个还是很有慾望的吧?早晚有天你会忍不住去试,那倒不如我批准你在我面前玩,至少日后你想去鬼混的时候也想起我,不会太放肆吧。」  「小美你想得那麽长远啊?」老公有点佩服我的女人智慧,我嘟着嘴说:「谁叫我要跟你一生一世,也要想想办法维系的啦。」  「老婆,我爱你!」  「我也爱你,老公!」  「我很兴奋,做吧?」  「人家也想要,来啊,老公。」  就是这样,我跟老公有个甜蜜晚上,到了十二点,我娇滴滴的在丈夫耳边说句「生日快乐」,逗得他笑到合不拢嘴。  「这真是个愉快的生日。」老公满意的笑说,我拥着他,小声问:「小静他们说明天再来,你想他们是不是认真的?」  「不会是认真的吧?而且米高又怎会肯把女友给别人摸?」老公搔着头说,我不同意道:「这个很难说,他是时装设计师,设计的衣服很多都是露胸的,奶奶对他们来说根本没什麽,加上老外开放,刚才小静以为要跟你睡,他也没什麽反应的。」  「真…真的吗?」老公又吞口水了,分明是很期待,我以指尖在他的乳头上打团,诱惑说:「反正我批准了,如果他们明天真的来,你就尽情摸,我不会跟你计较。」  丈夫犹豫说:「你真的不会小器?」  「都说不会啦,今天的事本来还是我设计的呢。」我着他安心道:「我知道老公一心向我,给你一点好处也是乐意的。」  「但…这样还是不好吧?」  老公的婆妈让我有点生气,男子汉大丈夫,老婆都开闸了,还要推推让让的。谁知道他居然提议说:「不如这样,我们交换摸的,我摸小静,米高摸你,公公平平才有意思。」  我满脸通红,敲打丈夫的胸膛:「你变态!居然要老婆给别人摸!」  老公嘻皮笑脸说:「你还不一样?居然要老公摸别人。」  我想哭的嚷叫:「那不一样啊,你明知人家没奶,不是叫我出丑吗?米高摸惯了小静的大胸,想他笑我耶!」  「才不会,大奶有大奶的美态,小奶也有小奶的魅力,你看他设计的时装不全都是给平胸的模特儿穿,说不定他更爱小奶呢,而且我老婆的奶虽然小,但很漂亮呀,给他欣赏也无妨。」这次轮到他在我的乳头上打圈。  「你、你下流!我不依,你欺负人家!」我没想到丈夫居然有这样奇怪的念头,羞得猛力打他,他吃吃笑说:「看,说要被人摸,下面都湿了,你这个小骚货。」  「人家才不骚,你欺负人!」我急得哭出泪来,左闪右避,不让老公摸我正在流水的下体。  「就这样决定!明天交换摸的!」  「不要!我不要!!」  结果到了第二天,我们真的邀请了米高和小静来我家晚饭,一起替老公庆祝生日。摸胸一事我俩当然不敢再提起,倒是小静看来有些失望的样子。  「我还以为可以替小美做点什麽。」小静穿了米高从意大利特别带来的低胸裙,一对巨乳白得透光,走路时摇摇欲坠。是有点碍眼,但看在我跟小静的友情份上,一生一世的好朋友,就不计较抢了女主人的风头啦。  「其实这一切都是一个计划,我在测试老公的忠心,会不会对我的好朋友有不轨企图。」  「原来是测试吗?」小静吃惊说,我大笑:「当然!哪有老婆会做这种傻事,你们以为我真是那麽无聊吗?哈哈哈…」  老公痴呆呆望着小静的巨乳,进了口的肥肉结果吃不到,自然是流露出失望神色,昨天叫你摸你不摸,反而那麽变态叫妻子给人摸,现在满意了吧,一拍两散。好啦,真的没得摸,身为老婆的我也不会亏待你的。  将亲手做的生日蛋糕拿出来时,我一起把特制的巨型布丁也放到餐桌上。  「这是?」  「本小姐的精心杰作,命名为34D 巨乳牛!」我满有信心为大家介绍。  「34D …巨乳牛?」  「对!你看看这对漂亮的胸脯,我是按照小静的奶子形状做的!」布丁以牛奶制成,我特地把它做成两个山丘,上面各放一颗鲜美樱桃,看起来就像一个美女的大奶了!晶莹通透,白滑可口。  「人家的胸哪里是这样子?」小静满面通红,我着丈夫说:「老公来看看,真的很弹手,你可以随便摸,你看摇的时候还颤巍巍的,是不是跟真的一模一样啊?别人用布丁花形容女人波波,我现在就实体化啦。」  「小美的品味还真是…」  大家对我的杰作看来不怎欣赏,但没关系,老公喜欢不就可以了麽?来啊!  放担去摸的!摸完还可以吃掉它,一物二用,一次过满足两个愿望!  「小美…我爱你…」老公滴着汗,看着34D 巨乳牛发呆。  「我也爱你唷,老公!」【完】